最新消息:网站音频全免费联系客服微信zidongjf免费找资源

艳遇图书馆 河内:河内以及情人梁家辉

艳遇图书馆 admin 72浏览 0评论
00:00/00:00

今天艳遇图书馆要去另一座越南的城市河内去逛一逛。我会带一本杜拉斯的情人,后期我们会碰上那位爱上梁家辉的法国少女,啊我在河内有很多有趣的经历,因为和和那就像一个80年代的北京,缩小版的北京,还有很多湖泊河流,垂柳人的节奏很慢,都骑自行车骑摩托车,我记得我住在一家青年旅馆里面,然后非常热闹,然后我见到了一个当地的女作家是号称是越南的胃会是一个当地的朋友介绍,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为会啊我听周他在90年代末是我们很流行的一个中国女作家,因为他在小说里面写了上海那种杏嘛那种好像女性的反叛意识,他成了90年代末就中国的这种反叛的女性,年轻人的标志嘛书也分成英文不同语言的语种,变成某种中国拥抱国际化的标志,我跟那个河内的背会越南的胃会聊天,他就会说起一个很有趣的比喻,他说他说在越南的很多小说里面说高大的那种具有侵略性的男性的角色常常是中国男人。

艳遇图书馆-河内

然后我听完之后,我觉得就很很可爱就是很有趣,吗因为在我们的小说里面常常留在上海,比如像卫慧的小说里面,富有侵略性的高大的这个形象,往往是一个是西方男人嘛白人男性,然后中国女性好像是一个东方女性。就像我们上次分享的,在安静的美国人里面是派尔,是让美国人是这个佛尔,是这样的英国人,他们是这样的男性形象而奉,而是一个像东方女性形象。在中国应该是那种华人,应该是苏希望嘛就香港的苏最棒,是这么一个女性形象,嗯或者金大班这样女性形象,男性形象应该是那样的西方男人。其实他在讲这一切的时候,突然意识到,其实对于越南这样的国家,中国是一个大国,是一个在我们的史书中,好像越南应该是中国的一部分,是在过去历史上,但在越南人的记载中,他们是要不断的抵抗中国入侵中国的这个庞大阴影的这么一个苦苦挣扎的国家。所以你稍微换一个角度,你会发现我们看到彼此历史什么不同。我在河内还去逛了这个孔庙,祭祀孔子地方,因为当年越南也是现在也仍然算吧儒家文化圈的范畴,嘛然后我在里看到孔子长得都跟越南人差不多,像广西人越南人另一种东南亚的这种样子。很可爱。但我想我们每一种文化都在再造,就像我们现在看到佛教他那个佛是这样的人,但他们跟印度的佛已经非常不一样了。

嗯被经过我们不断地在造我们这边的佛救援认的多,胡志明的呃影响无处不在,嘛他的广场,他的雕像,我就记得有一个傍晚,我在和那个乱逛,看到一群滑板少年在胡志明的雕像下玩滑板,那瞬间我觉得很让我着迷,我不知道为什么,就他们应该05年嘛他们下面充滑板,胡志明爷爷在那里,我都忘了他,既然不是挥舞双手,他站在那个地方。距离越南统一已经整整30年的时候,越南人怎么看待胡志明?怎么看待?当时的革命呢我真是很喜欢和那种缓慢的节奏,像计划体制晚期那种缓慢。如果再去,他们是不是已经发生了变化?呢因为今年经济起飞,我就记得那些垂柳,那些小湖泊,很多很多湖泊,傍晚时候那个摩托车的穿过,挺诗意的。杜拉斯是一个文体大师,啊就是从这篇小说的第一句开始,你就牢牢的被一种情绪节奏感受所抓住。我来念一段很难不被他迷住的。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别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这个形象,我是时常想到的。这个形象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

这个形象我却从来不曾说起,她就在那里,在无声无息之中,永远使人为之惊叹。在所有的形象之中,只有他让我感到自乐自喜,就在他那里我才认识自己,感到心醉神迷。太晚了,在我的一生中,这未免来得太早,也过于匆匆,才18岁,就已经是太迟了。在18岁和25岁之间,我原来的面貌早已不知去向。我在18岁的时候就变老了。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我从来不曾问过什么人。好像有谁对我讲过时间转瞬即逝。在一生最年轻的岁月,最可赞叹的年华。在这样的时候,那时间来去匆匆,就是会突然让你感到震惊。衰老的过程是冷酷无情的,我眼看着衰老在我颜面上步步紧逼,一点点侵蚀,我的面容各有关部位也发生了变化,两眼变得越来越大,目光变得凄厉无神,嘴变得更加固定僵化,额上刻满了深深的裂痕,我倒并没有被这一切吓倒。相反,我注意看到那衰老如何在我的颜面上肆虐践踏,就好像我很有兴趣读一本书一样。我没有搞错,我知道,说了有一天也会减缓下来,按它通常的步伐徐徐前进。在我17岁回到法国时,认识我的人两年后在我19岁又见到我,一定会大为晶体。这样的面貌虽然已经成了新的模样,但我毕竟还是把它保持下来,它毕竟曾经是我的面貌。它已经变老了,肯定是老了。

不过比起他本来应该变成的样子,相对来说毕竟没有变得倒到那种地步。我的面容已经被深深的干枯的皱纹撕得四分五裂,皮肤也支离破碎了,它不像某些娟秀纤细的容颜那样从此便告毁区,它原有的轮廓依然存在。不过是知已被摧毁了,我的容貌是被摧毁了。我很喜欢看他描绘的他那个中国情人的出场的时候的场景。在电影里面是梁家辉演的,他说在那部立木心汽车里,一个风度翩翩的男人正在看我,他不是白人,她的衣着是欧洲式的,穿一身西贡银行界人士穿的那种浅色柞绸西装。他在看我看我,这在我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了。在殖民地,人们总是盯着白种女人看,甚至12岁的白人小女孩也看近三年来,白种男人在马路上也总是看我。我母亲的朋友总是很客气的要我到他们家里去吃下午茶。他们的女人她下午都到体育俱乐部打网球了,嗯

转载请注明: » 艳遇图书馆 河内:河内以及情人梁家辉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