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音频全免费联系客服微信zidongjf免费找资源

许知远艳遇图书馆:第十六站:巴黎,贫穷又快乐的日子

艳遇图书馆 admin 48浏览 0评论
00:00/00:00

说起来都让人厌倦,但其实厌倦里还是有很多迷人的地方,去巴黎的拉丁区都会带一本对我影响很大的救赎,流放者归来!

微博能遇见谁遇见遇见那个著名的DspF嗯嗯我去过巴黎几次,吧然后当然我们so在那个就什么社广场那一带就是当年还没出没的地方拉丁区吗?曾经在这租房住过两个礼拜,吧最长的一次。嗯站立闲逛去个咖啡馆电影院霞光,而且我很喜欢家书店去,可以建议去找一下这三分四四口书店叫旧金山书店。我在里面买了好几本书,因为那是一个卖二手英文旧书的地方,这条小巷里面找一找。然后我还很象小象也,我去一家叫叫凤凰,不是叫凤凰一个中文书店。我突然忘了名字了。然后那个老板是当年的越南华侨,应该是他们跑到巴黎之后开了一家这样的中文书店,在左派骂到你里面卖,人民日报现在人民日报买业务员,还要把一般业务员一张,然后里面卖一些中国作家的法文版的作品。我们就聊起80年代的时候,他们怎么把中国的书运到巴黎去,很斯文的一个老老先生。记得他那个谈话很有意思,可能我觉得就巴黎那种那种美好它可能美好的太好了,所以我对巴黎好像没有那种非常强烈的一种一种印象。一种感觉。可能我觉得应该更年轻的时候就在那里生活,比如20岁左右的时候,我一个好朋友叫罗建的那个摄影师,他可能或许为了逃避在北京的婚姻,呢我猜啊跑到巴黎去读摄影,现在在阿尔勒法国,男朋友读摄影。

许知远 艳遇图书馆

我们当然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很帅的一个小伙子。现在也是大叔了,也40岁了,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我们好久没见了,我记得有一次我去大理路过,那他带着我去逛罗森堡公园,我们在草地上睡着了,就有时候你因为他那边生活还是蛮孤孤独的,因为也正常,啊就是他肯定不像东亚的城市或者北京这样的,你的很多就的朋友自己很很喧闹,大部分在那边时间也是很疏离的,生活那疏离会使人呢很多感受变得更梦幻,我觉得或者是一种你可以说先系也可以说迟缓,所以那种疏离感对人的改变是有的。因为我见到那个逻辑一切都变得更散弹起来了,我觉得可能我们喜欢的巴黎也不是现在的巴黎,我觉得是就20年代30年代的巴黎或者一九五六十年代的巴黎。嗯随手拿了一本一个书,就算书架很久了,就是我我年轻时候读的,大学时候读的,然后后来也偶尔读,我发现年轻人读的书最大的特点,就是其实你根本没读完过,其实也没读懂过,你就被其中一些片段所所这个打动,比如说我拿了这个流放者归来,他写的是一九二十年代那些美国作家知识分子,他们觉得美国社会太粗俗太沉闷了,他们觉得巴黎才是一个他们可以学习写作学习思考的一个地方,所以她们就集体游动到巴黎住在拉丁区,啊里面有很多有名的人物,啊比如说海明威,比如说C拉德,比如说这个多斯帕索斯,比如说更老一点的这个庞德,他们其实到了巴黎之后,包括他们仰慕那些作家乔伊思啊普鲁斯特啊这个瓦莱里啊就是欧洲这些作家,他们像欧洲人身上获取这种真正的创造精神,就他们跑到巴黎之后才发现他们其实可以换一种角度来重新理解美国美国人什么生活,海明威就是在巴黎时说他心目中的美国,所以它变成一个一代人自我发现的一个过程,通过淘到一个自己陌生的地方,或者他认为更高级更丰富的地方去发现自我,而且他们确实也帮助美国文化发生了巨大的一个转型,它之前美国作家可能有横一TMT有吗?Q有包括我们分享过MSN那个零星的传统,但只有到了海明威这一代,他们才崛起为全球重要的一个文学书写者,美国经验成为重要的美国经验很很戏剧性的,所以你可以想象这些年轻人呃这肚子身上也没什么钱,海明威今天还给报社写稿子,赚点钱那生活,然后冬天想要去南方去度假,他们要去莎士比亚书店闲逛买书,然后等待着乔伊斯的这个尤利西斯的出版,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文学青年的一个现状,他们很多人像海明威下得这样成功的是少数了,大部分都不成功,他们在巴黎晃一晃之后又回到纽约,又回到归为未来那个格林威治村嘛那里又去办这种小杂志,其实有点像当年就北京的圆明园的画家村啊或者是北大东门那些破平房里面啊或者就那种感觉就是一小群人在那。

他们对这个自己的社会非常不满,然后想寻找新的价值观,新的思考方式要批判这个时代。他们坐在在一起,但他们确实变成了美国,日后变成了美国整个美国思想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他们身上那种波西米亚精神,嗯喝得东倒西歪,然后满脑子这个成名成家的梦想,被自己的野心弄得焦灼难。然后偶尔也搞搞创作这样的一种生活。我今年暑假看的时候,忽然想起年轻时候看到这这本书,勾起我很多回忆,到上次我跟牺牲聊天的时候,他说这本书对他们那一代影响很大,这个80年代上因为这本书是80年代就翻译进来的,他跟另一本一连之门,下次我们可以分享分享亿元之门是两门很重要的文论的作品,就他们是文学批评史,但是像一个历史类的文学批评,然后我很喜欢这个流放者归来的作者马克,考虑,嘛他也是那代人涌现出的一个比较重要的批评家,他至于那一代就是所谓流放这一带的这种病,您是作家一样,她对我影响蛮大的。嗯我觉得我可能就要看这本破书,然后对这个文学批评产生了某种兴趣,但这不是那种科班上的文学批评,而是那种充满了个人见闻式的个人体验式的知识观。是的!让他们去的时候,巴黎当然是20年代,是一战和二战之间应该是最怎么说活跃又充满腐化某种一样附带等的氟化物对txt怎么翻译这种堕落精神的一个时代,它是卡他两次巨大战役之间有一种很宿命似的欢乐的。

其实我们在找蒋,蒋浩然没了写那个著名的色情作家,很勇敢的一个作家,他和那个爱丽丝您那个女作家的关系,在巴黎那应该30年代初了那另一段岁月,到时候再讲,今天这个mic靠力气的流放者归来是20年代左右。就是在这个书里面,我看到当年那个cn对就那个很奇怪的女作家斯大林说,海明威说你们都是迷惘的一代,啊怎么讲?迷茫的,就是你们过去的跟你们跟过去美国跟消失了,因为经过一站,嘛他们很多人经历过战争战争,好像把过去的传统都打破了。但他们新的经验到底是什么?呢这些人都在致力于描绘自己这一代人的崭新的经验,嗯嗯我特别喜欢里面的一些他说其他病变可爱的麦考利21年去的巴黎。他去拜访庞德吗?旁边当时他们最重要的美国诗人吗住在哪里?他说那时旁呢住在卢森堡花园附近的田园圣母街,70号甲的庭院中的怕未来或消夏小屋里。我到达时那里,他那里有个目光执着,留着牙刷小胡子的大个子年轻人胖,她介绍说她是俄罗斯的海明威。我说我听过他还名下中西部的人那样缓慢的露齿而笑,她那是被国际新闻处工作,可是谣传他的一些短篇小说以写成了手稿,而且庞得把这些小说说成是美国文学中的新鲜事物。那天下午,海明威没有谈及那些小说,当庞德对文学界发表议论时,她似乎用眼睛听着。

不久他站起身来,和朋友约好下一天去打网球就走出门外。他像拳击加四的用脚掌走路,碰得继续发表长篇大论,我发现了伊丽莎白女皇时代戏剧的真相,他一面说,一边翘着胡子走进凉亭,后面不见了,他总是在发现真相,内幕消息和简单的道理。过了一会儿,她拿着一本虫蛀的平面妆的对开本走了回来,都在这里面,他一面拍拍这一卷书里面说,全部是从这些意大利国家文。

转载请注明: » 许知远艳遇图书馆:第十六站:巴黎,贫穷又快乐的日子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