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网站音频全免费联系客服微信zidongjf免费找资源

2018矮大紧指北百度云饭桌上的故事

矮大紧指北 admin 79浏览 0评论
00:00/00:00

各位听众大家好欢迎收听2018矮大紧指北百度云,今天跟大家聊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就是我回北京的时候去了三里屯的味蕾,只去那个书店配除按那转转,反正我回北京的时间也不多,然后有时候就会去那看场电影,看看书什么之类,衣服是转来转去很少能买到,我很少能买到合适的衣服,但是也转转吧结果特别有意思的是,其实隔一条街就3月份酒吧街,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像已经都很冷清,所以没往那去。结果有一天我看完电影出来已经挺晚的了,我就唉看到酒吧那有人,其实我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去过那了十几年,吧但那天也不怎么突然动了那个当年的小情怀,然后说那到那去走走,吧就沿着酒吧街溜达,好多酒吧名字都还一样,跟当年还叫那些名字,男孩女孩拉52号啦什么等等。当然也有一些就换了主人,还有个叫兰桂坊的,依然叫兰桂芳。只是里边的内容好像变了很多,越来越像这个小型夜总会啊那种感觉,反正有点怪怪的,大皮沙发什么之类的,跟我当年熟悉的那个三里屯又很不一样。正在各种小情怀转悠的时候,唉突然碰见一个老太太,我们俩互相看着对方都傻了。这老太太就是20年前我们在三里屯玩耍的时候,他就在那卖花,我们俩互相看着哇特别的亲切,他说唉你那么多年都没来了你那个如何如何,但我老电视上看见你,啊反正就那方法我也特别惊喜,我说20年过去了,你居然还在赛道上卖花,啊她说对啊我特别骄傲的告诉你,我卖花已经卖了80万朵花,他说我都记得,呢而且我给我儿子结婚都买房了,就靠我买花,哇好让我好惊奇,于是我就说那咱聊聊天,呗你想这条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认识的人了,十几年没有来。

就你一个熟人,于是我们俩就在那聊天,聊这个3月份20年的变化。我就说你这卖花你最会观察人,卖花的人最会观察,人尤其会观察男女,以便知道什么人是最有可能的,潜在消费者什么人就别费劲了,他肯定不会买,我就问他,我说你看这20年来这三个村人的变化,这里边外边的变化,我都看见了人的变化,呢她说哇这变化太大了,天翻地覆。他说我最最喜欢的就是你们那时候当初那拨年轻人那三分甘老师第一个酒吧,我当时都记得叫白房子,就因为他不知道名字叫什么,因为它是一白房子,我们就爱北京有酒吧了,大家就特别愉快的就去那玩去了,然后跟这个酒吧的老板和老板娘然后都交成了好朋友,而且成了20年的好朋友,到现在都还有联系。然后当时在那个酒吧里玩的一群年轻人都特别有意思,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有人听说还是偷车的还是干嘛的,然后什么走私的是吧,干嘛都有,当然也有我们这行业的,啊有干影视的,也有那个时候才刚刚兴起的。互联网的,反正各种各样的年轻人,我们村里年轻人吧一大群人在那,每天就干嘛,呢现在我想起来居然年轻时候这么能混,啊每天下午差不多。踢了床,大家都下午起床,因为混到天亮,就洗洗漱漱就去三腿集合,然后就开始先打牌,打这个楚大地,那个时候特别流行锄大地,大家就在那出大地。

然后人多的时候分成好几桌,因为出发地就四个人玩,嘛然后出出出出出除到差不多晚饭的时候就开始在周围找地儿吃晚饭,有的时候就在白房子里吃完饭。白坊的老板和老板娘是两个,移民澳大利亚的模特长的都特漂亮,男的长得特帅,又高又帅,女的长得又高又漂亮,然后两个人在澳大利亚奋斗了十年,吧然后攒了钱回到北京,就在三里屯开了第一个酒吧,俩人还是上海人,所以做了一手好吃极了的叫上海炒面。所以我们经常就是打牌,有时候打得激烈了就不走了,就在白房子里吃上海炒面。经常好像有一群女生就坐那,看大家打牌,反正不知道谁带来的,然后如果人丁要兴旺,大家就说那出去吃饭,吧有的啊就前呼后拥的,一大帮人到30村周围的。那时候开了几个挺有意思的饭馆,台湾的饭馆,啊还有泰国的饭馆之类的,嘛他就让那一大群人去吃饭,吃完饭以后就开始出去到处混,然后一会跑到什么D厅里,那时候北京有几个大的地厅什么?结节,呀还有什么?和平。有的名字我都想不起来了,反正有那么几个地方,然后大家就开始去,这个也说不上去跳舞还是去干嘛,反正就是去混。就到里边那时候男生全都清一色的打扮都特有意思,都穿一个短的呢子大衣。当然我说的是春秋天的是吧?然后戴个围巾,大家全都戴个围巾,但是这个围巾又不像是我更小的时候,啊我上中学的时候,那时候北京老炮带那种你生枝的那种大毛围巾,这回不是了。

20年前大家都不带那种单毛围巾了,大包围巾得配合军大衣。咱们在视频节目里讲北京老炮的时候讲过,啊那个时候要穿呢子短大衣,然后带格子,北京大家都不管是真的假的,都装海归言必成,啥时候回纽约什么特别逗,好玩极了,现在想起来什么场子嘴里得蹦出各种英文来,特别虚荣,特别好玩。然后会玩了一圈又回到三里屯。后来白芳的周围开了又来的酒吧,但是主要还是在白房子里待着,又继续打牌,打完牌就开始喝酒聊天,然后一大群人男男女女就经常混到早晨,啼鸣风量又去吃早餐,但是中间的时候还有时候去吃宵夜,因为在三里屯南街那时候有一个叫什么酒吧,我现在忘了台湾一哥们开的理论非常好吃的,台湾卤肉饭,以及台湾卤蛋什么之类的玩意,卤豆腐干我记得特好吃,于是乎又跑那去经常混一阵子吃宵夜,当时在村南街酒吧全是文艺酒吧,就全有唱歌的啊什么的,还有秦琪秦勇他们开的一个酒吧,在里边全是音乐圈的人,后来还有王朔开了个酒吧在那叫王八王八!所以南街都是威胁,北街都是瞎混的,就喝的酒的。所以有时候也跑男接去跟大家圈里的一块混混,然后总而言之来回来去就弄到天亮,天哪过了好长时间。一两年这种生活,以至于我这锄大地都从这个初学者打到了全国冠军,哈特别有意思联众的组织比赛,然后当时连中是最大的棋牌网站,啊后来被腾讯打败了。

当时联众上除了第1万份以上的高手都集中到北京来,然后面对面打,而打的特别职业就是四个人一队,然后分两桌,你们队的人在这边拿的,排到那边换过来,跟另外一对这样就没有手气的问题,就跟桥牌一样,桥牌就是这种规矩。我还跟其中一哥们北大的还当过什么北大学生会主席,一块参加比赛,结果得冠军,他得亚军。因为最后决赛就是单人打了,啊这哥们也挺有意思的,那时候也跟我们一起,大家混的特高兴,后来又创业什么哥们,后来还特别便宜的买了2万个比特币。我天呀哥现在发了简直,但是他跟他一哥们一块买的,买了以后弄了一个特别复杂的密码,然后两人搁集一半,结果导致后来他这哥们在泰国出了车祸,然后去世了。去世以后这个G1半的密码于是少了一半就找不着了。哇最后找了无数的人,啊大概找回了千八百个,吧一个是在本地的本地的是能找回来的,但是在其他的境外的交易所什么就没办法了。特别倒霉那时候的朋友当时大大多数都还有联系,当然还有大老板王中军啊什么唐越之类的,然后也在那跟大家一起混着,大家特有意思,那时候也不是利也不管你干嘛的,你是卖服装的还是走私汽车的,反正大家都一块在那玩,玩的特别高兴。我就问他,呀我说为什么觉得这个我们这代人最有意思,他说你们那代人没心没肺,

转载请注明: » 2018矮大紧指北百度云饭桌上的故事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